調查顯示16%的日本人曾嘗試ChatGPT和其他生成式AI

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社交科技正在創造未來新的工作類型2023年9月7日,東京,日本 – Beat Communication Co., Ltd.(總部:東京港區,CEO:村井遼)對全日本22至65歲的300名男女網民進行了有關Chat GPT等人工智能、社交網絡服務、團隊溝通工具以及當前日本政府數字化轉型努力的調查意識。這將是2023年首個關於日本使用人工智能和這些主題的分析報告。我們在調查中提出了10個問題,如下所列。
-您是否曾使用過Chat GPT或圖像生成AI,例如“Leonardo.Ai”“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
這個問題進行了“已使用”“已稍微使用”和“未使用”的選項。結果顯示,“已使用”佔4%,“已稍微使用”約為12%,日本總體上曾使用人工智能的人約為16%。同時,約84%的人回應說他們“未使用過”。
然而,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很快,未來預計將在許多領域中增加利用率。根據Sky News Australia於2023年8月29日播出的“採訪‘自由思考’人工智能”(參考1),與Chat GPT4具有相同人工智能的AI機器人Ameca Desktop已比上一版本Chat GPT-3.5進化了10倍,其智商被評估為155,幾乎相當於愛因斯坦的智力。預計Ameca Desktop將在未來2至3年內實現3000至5000倍的人類智力。
-您認為生成式AI在未來十年內會奪走工人的工作嗎?
調查問題進行了“認為會”“稍微認為會”“不太認為”和“完全不認為”的選項。結果顯示,約11%的人回應“認為會”,約44%的人回應“稍微認為會”,這表明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生成式AI在未來十年內將奪走日本的工作。
過去,許多人認為工業革命會導致人們失去工作,但實際上,新的工作類型得到了創造,例如工廠工人、技工、鐵路工人和紡織廠工人。人工智能可以體現其在許多領域的效用,例如自動化任務和分析數據,增強競爭力。
-社交網絡和人工智能利用經驗以及新工作崗位的創造
正如工業革命創造了新的工作類別,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正在為創造新的職業奠定基礎。例如,社交網絡服務的出現導致了網紅等新職業的產生。在下圖“社交網絡用戶之間的人工智能使用頻率”中,展示了Q2“您是否參考社交網絡Youtube、X(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hreads等作為電視以外的信息來源?”和Q5“您是否曾使用過Chat GPT或圖像生成AI,例如‘Leonardo.Ai’ ‘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的交叉表。根據調查結果,約33%使用過生成式AI的人將社交網絡視為非常重要的信息來源,約25%的人將其作為參考。
另一方面,在下圖“社交網絡使用頻率與人工智能奪走工作的關注度較低之間的相關性”中,展示了Q2“您是否將Youtube、X(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hreads等社交網絡作為電視以外的信息來源?”和Q6“您認為生成式AI會在未來十年內奪走工人的工作嗎?”的交叉表。根據調查結果,不將社交網絡作為信息來源的人中,約87%的人回應他們完全不認為人工智能會奪走他們的工作,60%的人回應他們不認為人工智能會奪走他們的工作。
從這項調查可以看出,積極使用社交網絡的人與不使用的人對人工智能奪走工作的看法存在顯著差異。
-人工智能技術與經濟增長的聯繫
例如,最近商業領域中的新的AI平台“Omneky”根據用戶喜好生成優化廣告,在廣告業受到關注。Omneky通過分析人們的行為模式改變顯示的廣告。
這種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正在促進現有工作類別的轉變。例如,

翻譯:雖然大量翻譯工作正在逐步由人工智能完成,但預計將需要專家來評估這些翻譯的準確性。
AI出租車:隨著自動駕駛汽車的普及,操作員可能需要在緊急情況下代替實際駕駛汽車的司機。

此外,預計未來還會出現新的工作類別。

人工智能道德專家:監測人工智能的道德方面並制定和審核指南的專家。
人工智能數據生態系統設計師:負責為人工智能進行有效的數據收集、管理並受其保護的專業人員。
人工智能教師:預計將增加提供理解和有效利用人工智能教育計劃的專家。

人工智能不僅改變現有的職業,而且能夠創造新的工作,在各個領域提供職業機會。在下一份調查報告中,我們將公布有關在緊急狀態下使用社交網絡服務的研究結果。
調查對象:通過互聯網隨機選擇的參與者。在這項調查中,為獲得更準確的信息,進行了多種職業的提問。
受訪者職業:公司員工(全職、合同制、臨時)、高管和管理人員、自僱者、自由職業者、醫生和醫務人員、全職家庭主婦、兼職工和臨時工。
有效回應數:300份回應(300名22至65歲(含)的個人)
調查時間:2023年8月18日至20日
問題數量:10個
調查問題:
Q1:您認為當前日本的數字政策是否足夠?
Q2:除了電視,您是否參考社交網絡(如Youtube、X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Threads等)作為信息來源?
Q3:您認為日本的數字政策、IT結構轉型和數字化轉型是否可能成為未來恢復日本經濟的重要因素?
Q4:在烏克蘭戰爭中,IT技術已成為日常生活的基礎。您認為在發生大地震或其他緊急情況時,也用於遠程和遙距工作的IT基礎設施(如企業社交網絡)是否是業務連續性的有效工具?
Q5:您是否曾使用過Chat GPT或圖像生成AI,例如“Leonardo.Ai”“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
Q6:您認為生成式AI在未來十年內會奪走工人的工作嗎?
Q7:您目前是否正在使用任何社交網絡服務?
Q8:您是否曾使用過團隊溝通工具、企業社交網絡或商業聊天,例如Slack、Beat Shuffle、Google Workspace、Beat Messenger、Chatwork、Workplace、Teams、Yammer等?
Q9:日本最近一直擔心技能勞動力短缺。您認為企業社交網絡服務是否有效地在工人之間轉移知識?
Q10:您認為公司是否應該引入遠程工作工具作為數字化轉型,以應對未來可能爆發的新流行病、重大地震、戰爭或其他緊急情況?
調查機構:Freeasy
調查標題:“人工智能如Chat GPT、社交網絡服務、團隊溝通工具以及當前日本政府的數字化轉型努力。”
參考文獻:
Sky News Australia的“採訪‘自由思考’人工智能”

Previous post Spritzer Recognised with National and ASEAN Energy Awards
Next post 賽普勒斯企業家兼作家安德烈亞斯·克里斯多杜魯在全球舞台上閃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