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巴勒斯坦抗議者的紅手是「根深蒂固的暴力狂血腥」的「象徵」:專家

(SeaPRwire) –   手上塗上紅色已經有更深層的意義,意指「猶太人的無能」,代表「血腥的失敗。」

杜魯羅人權與猶太人大屠殺研究所主任安妮·貝伊夫斯基告訴數字時報,在許多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活動中可以看到的紅手,代表「暴力與人類墮落。」

「巴勒斯坦人手上沾滿血液確實有一個意義 – 暴力與人類墮落的象徵。」她說。

「沒有一個以色列猶太人,或任何一個追隨過去幾十年試圖消滅猶太國家及其中的所有人的行動,能忘記那個影像或恐怖的真相 – 那些沾滿血的手代表什麼。」

貝伊夫斯基說,紅手成為象徵起源於2000年第二次起義期間的暴力起義,並在今年奧斯卡獎上,名人戴上紅手徽章前已經出現。

2000年10月,兩名以色列士兵約西·阿夫拉哈米和瓦迪姆·納茲希茨,在巴勒斯坦自治區控制的西岸拉馬拉失誤駛入後,被大批人群林奇。

當他們下落傳開後,約1000名巴勒斯坦人聚集在警察局外。

一名士兵的妻子通過手機聽到一名巴勒斯坦屠夫接起受害者電話時說:「我們現在正在屠宰你丈夫。」

從警察局窗口揮舞血手的阿齊茲·薩爾哈成為惡名昭彰的一幅影像。數十人闖入後,他向下聚集的人群展示血手。

薩爾哈後來解釋說,當時的巴勒斯坦人「渴望看到血」。當他揮舞血手時,巴勒斯坦人群高呼「阿拉胡阿克巴」,意為阿拉伯語中的「上帝是偉大的」。

根據法院文件,薩爾哈說:「我們渴望看到血。我進入房間…我看到士兵倒在門前的地板上」。

「我走近他,看到一把刀插在他右肩附近的背部。我拔出刀子,在他背後刺了兩三下…其他人在房間繼續踢他。我用一隻手遮住他的嘴,另一隻手放在他肩上,想勒死他。」

「我看到我的手被血染紅了,我的衣服也是。所以我走到窗戶旁,向庭院裡的人揮舞手。」薩爾哈繼續說。

人群隨後將屍體扔出警察局,並玷污它們。

貝伊夫斯基說,2000年拉馬拉林奇與2022年10月7日之間有「直接聯繫」。

「直接聯繫在那時和10月7日之間 – 以及繼續為謀殺,強姦和折磨猶太人行為在哈馬斯控制的加薩地帶地獄般地區提供藉口、忽視、慶祝或支持的人。」她說。

她表示,塗上紅色的手代表「暴力的反猶太主義」,並強調以色列處於「生存危機」。

「這些手代表今天蔓延美國和世界的嚴重暴力反猶太主義現實。」貝伊夫斯基說。「這樣的象徵強調一個事實:以色列正在參與消滅文明和每個文明社會的存在危機戰爭 – 以美國為首 – 如果以色列被禁止自衛對抗這種虛無主義,所有國家應了解後果。」

週二,極左反戰團體Code Pink的成員在美國參議院迪爾森辦公樓集會抗議以色列戰爭。

美國國會警察向數字時報確認,超過50人在抗議活動中被逮捕。

抗議者高呼:「參議院不能吃飯,直到加薩吃飯!」

‘ 格雷格·諾曼為本報導作出貢獻。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Previous post 西班牙在歐冠四強賽舉辦期間處於高度戒備,歐洲領袖警告或與俄羅斯發生衝突:「戰前時代」
Next post 前委內瑞拉石油大亨因腐敗調查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