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據報卡達間諜行動曾針對反對穆斯林兄弟會的共和黨議員

(SeaPRwire) –   耶路撒冷-據報導,石油大國卡達曾雇用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特工的公司,以詆毀反對哈馬斯和其母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的美國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等人。

文件顯示,卡達資助的間諜行動針對克魯茲,因為他曾試圖將穆斯林兄弟會定為外國恐怖組織。

一份密件名為「終極計畫」,由美國公司Global Risk Advisors(GRA)起草,該公司由前CIA特工凱文·查克爾(Kevin Chalker)創立。文件寫道:「高度警戒:攻擊哈馬斯就是攻擊卡達。攻擊穆斯林兄弟會就是攻擊卡達。」

2017年3月由卡達資助的行動計畫指出,「除非您立即行動,否則您的敵人將把卡達捲入這場鬥爭中。」

在卡達據報開始攻擊穆斯林兄弟會和哈馬斯的反對派前一個月,Digital報導了克魯茲有關立法。

自2022年10月7日以來,包括30多名美國人在內的襲擊發生在以色列南部,卡達因此成為美國參議員和部分美國駐杜哈大使館的目標,他們指控卡達資助哈馬斯。

克魯茲告訴Digital:「卡達政府花費無數億美元支持甚至資助穆斯林兄弟會、哈馬斯和其他恐怖組織。他們要麼賄賂,要麼威脅華盛頓大部分人保持緘默。他們將國會少數反對穆斯林兄弟會的議員視為卡達的敵人,這一點並不令人驚訝。美國應該重新評估與卡達的關係。」

哈馬斯已宣稱自己是「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會的一翼」。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美國盟友已將穆斯林兄弟會定為非法組織或指定為恐怖組織。

「終極計畫」提出,「必須識別卡達的敵人」,「在美國,您的敵人在暗中行動。您無法找到的敵人,您就無法制止。」

卡達資助「終極計畫」的存在最早於2022年的一篇Digital報導中披露,報導名為「FBI調查世界盃東道主卡達為前CIA特工進行間諜活動」。

2017年支持將穆斯林兄弟會定為恐怖組織的法案的提出人迪亞斯-巴拉特(Diaz-Balart)議員也被GRA列為卡達的敵人,根據議員和美聯社的報導。

迪亞斯-巴拉特告訴Digital:「卡達政府不僅針對我的辦公室,還針對兩名美國參議員進行間諜活動一事披露,這只是證實了我長期以來對卡達政府的擔憂。這不是首次有政權使用隱蔽手段針對我的辦公室,也不會使我放棄將穆斯林兄弟會定為恐怖組織的決心。」

一名前GRA員工從杜哈辦公室取得「終極計畫」文件提供給Digital,他表示卡達阿勒薩尼家族通過GRA也試圖詆毀美國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

科頓認為埃及世俗統治者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是更可靠的美國盟友,而非已故埃及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時期的政權,這可能成為卡達將科頓列入意識形態目標清單的原因。

當被問及GRA針對科頓的間諜行動時,科頓發言人告訴Digital:「科頓參議員現階段不會對此事發表評論。」

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少將、密西根州議員傑克·伯格曼對卡達權力政治有深入了解,他告訴Digital:「作為一名國會議員,我將繼續利用我的辦公室對卡達進行問責。卡達必須被揭露,他們多年來駭客行動以寧靜批評者,不僅針對卡達,也針對穆斯林兄弟會和哈馬斯,這一行為不能無視。」

伯格曼補充說:「如果卡達願意利用其國家間諜能力保護恐怖組織,通過攻擊前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愛德·羅伊斯,那麼我們如何有信心保證我們的軍人和秘密在杜哈前進指揮部的安全?」

美國中央司令部(CENTCOM)在杜哈西南約有8,000名人員駐紮在阿烏代德空軍基地,該基地是美國在中東最大的軍事基地。

羅伊斯未對Digital的WhatsApp信息和電話回復。

當被問及有關卡達資助的間諜行動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告訴Digital:「我們建議您就任何潛在調查諮詢FBI。」

FBI告訴Digital:「FBI沒有評論。我們既不能確認也不能否認正在進行特定調查。」

代表凱文·查克爾的律師凱文·卡羅爾寫道:「我所知道並可以談論的就是,查克爾和GRA員工目前沒有任何待審判的指控。」

他續道:「相反,自2018年以來,查克爾和GRA一直面臨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提出的民事訴訟。加利福尼亞州案件已被駁回。紐約案件的第三次起訴已經解除了部分原告和被告。」

「查克爾長期以來一直為美國服務,任何指控他或GRA有不當行為的說法,更不用說誹謗性地指控他們有刑事行為都完全是錯誤的。」卡羅爾表示。

Digital查看到2023年一封由查克爾寫的電子郵件,其中他表示FBI未經預約出現在前GRA員工的住所。他建議員工表示自己有律師代表,並保證GRA將支付律師費用。

查克爾還嘲笑FBI,說:「我對FBI一點尊重也沒有。他們是一群笨手笨腳的人,訓練不足,教育水平低……」

卡羅爾建議Digital不要報導查克爾和GRA。在一系列電子郵件中,他寫道:「我建議您不要跟進這個故事」,「我不建議您報導有關查克爾和GRA的故事。我可以通電話解釋。」

通過電話後,卡羅爾拒絕公開解釋他反對報導有關查克爾和GRA新指控的原因。

查克爾拒絕接受Digital採訪。一封新聞詢問信被發送到他新的公司Qrypt – 該公司聲稱「建立了唯一能無限期保護數據的加密解決方案」。

Digital查看到2017年4月卡達政權與GRA簽署的意向書。根據意向書,GRW將為阿勒薩尼家族提供「增強追蹤和監控、情報收集、預測情報、信息操作」等服務。美聯社也在2022年報導中證實了該意向書。

美聯社報導稱,GRW將為卡達提供間諜服務,為期3年,總額6000萬美元。其他記錄顯示,查克爾在直布羅陀註冊的一家公司隨後開始收到卡達數額在百萬美元以上的付款。Digital查看了美聯社報導中提到的查克爾擁有的直布羅陀公司的財務記錄。

在「終極計畫」中,GRA和查克爾還瞄準了美國組織對抗極端主義計畫(CEP),以「緩解對卡達的攻擊」。

CEP執行長、前美國大使馬克·華萊士告訴Digital,卡達行動「駭入包含CEP領導層電子郵件往來的帳戶,然後開展公共關係活動詆毀我們,並資助美國人為他們服務,一切都是為了粉飾他們對哈馬斯的支持。我們自2017年以來一直譴責他們支持哈馬斯。」

11月,中東專家告訴Digital,允許哈馬斯恐怖分子居住在杜哈的決定損害了美國利益。

華萊士表示:「阿勒薩尼家族最偉大的謊言就是他們不知道資金會被用於何處。但從2017年我們公開的宣傳活動和他們使用石油財富粉飾對哈馬斯和其他組織的陰險支持,他們是知情的。他們應對此負責。任何為卡達人工作粉飾他們行為,壓制批評的美國人,應該面對鏡子,因為他們的手上沾滿了鮮血。」

華萊士透露卡達曾試圖賄賂一名美國人。

華萊士聲稱「哈馬德·賓·賈西姆·阿勒薩尼(HBJ)和他的阿勒薩尼副手曾……」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Previous post 美中央司令部確認美國在紅海附近對胡塞反艦飛彈進行空襲
Next post 戴爾在日本與OORT推出創新忠誠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