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事訴訟指控警方以種族特徵偵查 證詞開始傳詞

(SeaPRwire) –   一宗針對日本警方種族歧視的民事訴訟於本週一開庭,原告以情緒化的證詞表示,他們經常被無理由地攔截和質問。

今年1月由三名在日本擁有海外血統的居民提出的案件,包括一名美國人,指控他們的待遇構成歧視,違反其人權。

日本沒有任何反歧視法律,也沒有旨在防止種族歧視的法律或指南,但政府和警方否認有歧視,表示他們只是在執行職責。他們尚未闡述具體辯護立場,預計將在7月的下一次法庭聽證會上提出。預計一年內將作出裁決。

“我們在傳達我們的感受、經歷和觀點,”巴基斯坦裔日本公民賽德·賽恩(Syed Zain)在出庭後對記者表示,他已在日本生活了二十年,曾在日本學校就讀,熟悉日語。他希望能被認定為日本人,幫助日本成為更好的地方。

他和另外兩名原告正在起訴國家政府和警方,以及東京和愛知縣的縣警察局。

這起可能成為日本重要案例的訴訟,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和關注,因為日本以友善的「社區警察」和較低的犯罪率而聞名。

它也凸顯出一個以自我封閉而自豪的文化,正努力應對近年外國人口的增加。外國居民的數量最近創下新高,超過320萬人。

訴訟要求每名原告約2萬美元的懲罰性賠償,以補償「違憲和非法」的待遇,以及每名原告約2,000美元的律師費。

原告律師谷内基朗表示,警方經常基於種族、膚色或血統背景,而非客觀證據,對個人進行攔截或質詢。

2022年東京律師公會對在日2000多名外國血統居民進行的調查發現,過去五年內有62.9%的受訪者表示曾被警方質詢。有人表示警方曾就「可疑」的髮型或衣著發表評論。

最近的政府數據顯示,日本人和外國人的犯罪率沒有差異。

美國原告莫里斯·謝爾頓(Maurice Shelton)表示,在日本生活十年期間,他曾被警方攔截約17次,儘管他已是永久居民,並有日本家人。

“作為一名黑人美國人來到這裡…知道我必須面對同樣的鬥爭和戰鬥,實在令人失望。”但我認為日本社會有很高的潛力應對這一問題。我不是來感到失望的。”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Previous post 新加坡總理在 20 年後卸任,將權力交給其副手
Next post 前叙利亚将军因涉嫌参与战争罪在斯德哥尔摩受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