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在中東引發火焰蔓延,批評人士說拜登政策失敗:「進一步的無賴行為」

(SeaPRwire) –   耶路撒冷-拜登政府在中東和中亞地區失去方向,原因是其對敵人如伊朗政權、塔利班和真主黨採取的不當政策,根據專家告訴數字媒體。

伊斯蘭共和國伊朗在24小時內對伊拉克、敘利亞和巴基斯坦發動無人機和導彈襲擊。該政權的公開戰爭跟隨其在10月7日向哈馬斯提供軍事援助,導致以色列南部1200人喪生,其中包括30多名美國人。

這種支持戰爭的情緒當天在首都德黑蘭明顯展示,伊朗教士政權在一座大樓上張貼了一幅用希伯來語和波斯語警告其敵人準備棺材的橫幅。親伊朗政權的活動人士聚集在橫幅前表達對伊斯蘭共和國的忠誠。

伊朗的外交政策長期以來受到這個國家後革命反西方的創始人-霍梅尼阿訇的影響,他曾經著名地宣稱:”所有的伊斯蘭都是政治。”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繼任霍梅尼後宣布:”美國的死亡將會發生。在我所說的新秩序中,美國將不再在任何重要角色中發揮作用。”

伊朗外交政策的另一支柱,根據哈梅內伊的說法,是”以色列的死亡。”

霍梅尼式激進伊斯蘭主義在中東地區的快速傳播,包括向黎巴嫩基地組織恐怖組織真主黨提供軍事援助,只是一個窗口,可以看到拜登外交政策缺陷的庭院,根據專家的說法。

黎巴嫩裔美國學術專家菲利斯告訴數字媒體:”拜登政府完全恢復了奧巴馬在中東的政策,但更加輕率,導致全球和中東北非地區的多米諾效應。2021年2月將胡塞武裝組織從美國恐怖組織名單中除名,表明華盛頓為了獲得伊朗而犧牲阿拉伯聯盟的利益。2021年8月在阿富汗的末日式撤軍,將權力和武器移交給塔利班,打破了美國反聖戰策略的脊樑。它也傳達了美國正加速全球撤退的信息。”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向數字媒體發表聲明說:”自行政部門開始以來,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務院一直致力於促進中東地區的穩定和區域整合,特別是自10月7日以色列-哈馬斯衝突爆發以來。國務卿布林肯10月7日以來已經前往該地區四次訪問-在此期間,美國幫助協調加沙地帶的臨時人道主義停火,確保釋放110名人質,並促進向加沙地帶提供重要人道主義援助。”

發言人補充說:”我們在懲罰伊朗破壞活動方面的最重要和持久利益是確保它永遠不再成為傷害美國或我們盟友的人的安全港。”

“我們密切關注塔利班對阿富汗人民的待遇。正如我們公開和私下與塔利班代表說的那樣,他們與國際社區的關係完全取決於他們的行動。最終,美國希望看到阿富汗與自己和鄰國和平相處,能夠自立自強,”國務院發言人表示。

根據菲利斯,他曾擔任川普總統的顧問,”拜登政府在對美國傳統朋友和盟友的政策上作出了危險的選擇,尤其是通過向以色列施壓,推遲對伊朗在該地區積極行為的任何行動,以及對沙特阿拉伯,阿聯和巴林施壓,有關他們在葉門 containment胡塞武裝組織,導致胡塞武裝組織在紅海海域被獅子化,從而鼓勵他們控制紅海航線。”

胡塞武裝組織,通常稱為胡塞武裝,周三被美國重新列為恐怖組織。拜登政府在2021年上任之初,令許多反恐專家感到驚訝,將胡塞武裝組織從恐怖組織名單中除名。”上帝至大。死亡美國。死亡以色列。詛咒猶太人。伊斯蘭勝利”是胡塞武裝的口號。

數字媒體請求一位外交政策專家提供更全面分析拜登在國際舞台上的作用。它請教華盛頓特區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兼研究主任邁克爾·E·奧漢隆有關白宮外交策略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蘇利文的看法。

蘇利文在10月7日前為外交事務撰寫文章,自豪地說:”葉門戰爭已經處於19個月的停火期,美軍目前沒有遭受伊朗襲擊,我在伊拉克的存在是穩定的,我強調目前,因為所有這一切都可能改變,中東地區今天比20年來更加平靜。”

奧漢隆告訴數字媒體:”蘇利文的文章是錯誤的。但我沒有看到其他主要證據表明缺乏警覺性或決心。”

美國組織聯合國對伊朗核計劃的政策主任傑森·布羅茨基告訴數字媒體,他認為拜登政府致力於重啟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即伊朗核協議,是白宮第一個有缺陷的出發點。

根據一家智庫的估計,拜登希望為重啟JCPOA協議投入超過1000億美元,以換取德黑蘭承諾暫時限制其核武器計劃。

“我認為拜登政府的伊朗政策反覆失敗。重啟JCPOA的努力已經破裂,然後其與德黑蘭保持非正式降溫的理解也破裂了,以便在2024年總統大選前將伊朗問題從總統辦公桌上清除。這是因為政策的假設對伊朗政權來說已經過時和不正確。它也不理解伊朗領導人的心理狀態。忽視伊朗和避免伊朗行不通。”

布羅茨基補充說:”拜登政府的公開信息也非常弱。不斷懇求美國不尋求與伊朗發生衝突會在德黑蘭形成印象:美國政府比伊朗最高領導人更害怕伊朗。這只會鼓勵最高領導人升級。拜登總統被視為最高領導人一個可預測和不具威脅的對手。這是一個危險的看法。如果美國政府想阻止伊朗,它不能僅專注於可棄用的代理人。它必須針對伊朗領導層有價值的戰略目標進行具體示範,以恢復威懾力並降低危機。”

菲利斯同意布羅茨基關於伊朗政權在促成區域動盪中發揮主導作用的看法。

“伊朗政權是區域上最主要的恐怖和破壞源頭,其次是現在在地中海和格蘭德河利用武裝組織移民的擴散方式受益的伊斯蘭主義力量。這些力量加上烏克蘭戰爭和西方分裂,今天構成對西方民主國家的全球威脅。”菲利斯說。

伊朗快速推進武器化核戰鬥部的計劃一直是受影響國家的重要考慮因素。

美國物理學家和核武器專家大衛·阿爾布萊特告訴數字媒體:”鑑於短期預警時間和核協議的少數可能性,美國及其盟國別無選擇,只能專注於一個策略,即阻止伊朗自行決定建立核武器。”

阿爾布萊特的報告建議:”伊朗必須清楚知道,建立核武器將觸發國際社區的快速和徹底行動,包括軍事襲擊。應加強美以軍事合作,以確保以色列能夠在伊朗有重啟這些活動跡象時,立即和徹底打擊伊朗的核設施,包括如果伊朗重建這些活動後發動第二次打擊。”

當被問及伊朗威脅時,國務院發言人向數字媒體轉述11月14日發言人馬特·米勒的評論:”就懲罰伊朗破壞活動,我想提醒你,我們已經實施超過400項制裁措施。我們將繼續與國際夥伴合作,利用所有可用工具懲罰和遏制伊朗的破壞行為。”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

Previous post Segway的創新機器人產品組合在2024年國際消費電子展上引起關注
Next post 瑞士私人銀行聯盟報告2023年淨利潤為223.8百萬瑞士法郎,同比增長6.4%